朽兮裁之

一介草民

昨天学到不行
送给自习的教室一只维恰和马卡钦
💓💓💓💓

【维勇/零一】无为在歧路 011017

*维勇   OOCx我

*原作设定 剧情走向不同

*这将不是一篇纯的HE所以糖分不会高

*前期基本原作时间线 所以会有点赶剧情 原作时间线结束后还有一大部分


一.

接续步后大一字接,助滑,左前外刃起跳,旋转,几乎越过挡板的高远度,右后外刃落冰,圆弧滑出。完美。这绝对是一个GOE*可以加满的3A*。看着尤里传来的视频的维克托想,果然,摔倒,空周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吧,明明那么让人移不开眼,这才是真正属于胜生勇利的滑冰吧。

一个突兀的想法在脑海里生成,“Be my coach, Victor~”听上去好像还不赖。

 

维克托到达温泉旅馆的时候,才中午刚过,初次造访乌托邦胜生,向胜生夫妇道明来意,并且希望宽子不要急着告诉勇利自己的到来,之后,维克托选择听从宽子真心的建议——先去泡温泉缓解一下长时间的舟车劳顿。

水汽蒸腾而上,模糊了视线,温热的泉水,而背后倚靠着的石块却是凉凉的,偶尔有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露天的温泉,仰头便可以看到长谷津明净的天空,时不时海鸥飞过,不显得寂寥。真是舒服的引人堕落啊,维克托被水气已经蒸的有些晕晕乎乎了,原来勇利在家的时候可以这么享受啊,也不知道勇利什么时候能回来,看到我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就这么半眯着眼,也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玻璃于是里传来一阵东西打翻的声音,引得眼神早已涣散的维克托向那看去。一个匆匆忙忙的身影,穿着一身和公共浴室不相符的厚的过分的大衣,边跑边脚底打滑地横穿过浴室然后是整条走廊,一路上还打翻了不少小板凳,胜生勇利——那就是我们故事的另一位男主角了。

呀,勇利。回家了啊。看着炸毛的勇利一路跑到自己面前,气都喘不均匀,眼镜也被水汽熏上一层雾,摘下眼镜的瞬间,维克托毫不意外的看到勇利整张惊愕的脸,好像下一秒他就会抬起手给自己一巴掌看看这是不是真的。勇利的表情真的好好笑哦。

不过,千真万确哦勇利,我就是为你而来。

“维…维克托?”

“勇利,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练了,我会让你在大奖赛的决赛上拿到金牌的哦。”说完维克托不忘抛出一个标志性的wink,要说这句话是维克托想了很久才想好,那wink却只是单纯的习惯性动作罢了。

 

而勇利一边,则是大脑一直处于当机状态。

男神突然来我家,还在我面前泡温泉的设定让他觉得是不是自己今天进家门的方式不对。也不怪维克托想,勇利确实想给自己一巴掌。大白天做什么梦。

然而眨眨眼,面前的人还在。被水水汽熏的银发软软的搭在耳旁,发梢还坠着几滴水珠,颜色极浅的睫毛下是自己在录像里海报里描摹过无数遍的,那双苍蓝色的眼睛,柔和干净的面部线条,修长的脖颈连接斯拉夫人宽阔的肩膀和他美的过分脑袋,结实的胸肌,精壮的躯体,然后…啊天呐勇利感觉自己的鼻血要不受控制了。

这来自北国冰雪的神明不是维克托还是能是谁啊?

不过维克托刚刚好像说了什么?然而此刻,初中水平的单词却在勇利脑子里不知为何就是连不成完整的句子,难以理解。

 

勇利这种神游于千里之外的状态,一直到我们亲爱的维克托先生因为时差小睡了一会,醒来又急速的扒完一碗炸猪排盖饭后才有缓解的迹象。

“勇利愿意跟我去俄罗斯训练吗?”吃饱喝足的维克托优雅的擦了擦嘴——好像刚才狼吞虎咽的人不是她一样,然后有些突兀的道出了今天话题的中心。

“呃…我…”回神的勇利依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上象征性的应付着,内心的小人却是早已叫嚣着,快跟他走吧,这是你的机会勇利!跟他走!!

“没关系的,勇利,维酱已经跟我和利也说过了,我们都觉得很棒,所以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的。”宽子笑眯眯地安慰有些尴尬和纠结的勇利,然后走开去收拾屋子了,留下维克托和勇利二人。

“可是做我的教练的话,维克托的比赛怎么办?”

“原来在想这个吗?给勇利当教练的话当然要全心全意的啊,不然怎么能保证勇利你拿到金牌?”

诶诶诶?全心全意?什么意思?难道说维克托要休赛?“不不不,维克托你不用的,你也看到根据我上个赛季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越说勇利的头越低。

“勇利,”维克托突然强硬的打断了他,引得勇利不得不又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男人,“那怎么能是真正的勇利呢?勇利复制《伴我》的视频我可是看过的,就像在用身体诠释音乐,把乐曲和滑冰真正融为一体的,才是真正的勇利啊。而我来的目的,可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看到真正的胜生勇利哦。”

维克托的表情是勇利从未见过的,似笑非笑的眼里有太多用力看不懂的情绪,期待、坚定、执着,甚至像小孩子发现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时的兴奋,所有的所有都将要沉溺在深邃的汪洋之中,永世不得逃离。

“噗,”食指点唇,看着勇利疑惑又纠结的表情,故作深沉的维克托笑出声来,“没关系的,勇利可以慢慢想,我会等到你想好的那一天。”

 

长谷津的夜晚总是宁静的,没有大城市的喧闹和霓虹灯的闪耀,清浅的月光透过窗子,笼罩着翻来覆去的人儿。勇利侧躺在床上却没有半分睡意,今天的一切都来的太突然。维克托的出现,维克托要做自己的教练,维克托要带自己去俄罗斯,维克托要让他拿到金牌…

“让全世界…都看到…真正的胜生勇利吗…”可是真正的胜生勇利是谁在哪连我都不知道啊。

俄罗斯是什么样的,维克托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自己又是怎样的,不知道。要这样草率吗?不,怎们能说是草率呢,那可是自己追随了十几年的人啊。突然出现在面前,就好像奶奶说要带走卖火柴的女孩,谁又能拒绝得了呢?可是,会不会有一天,维克托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今天这样烂泥扶不上墙,又会不会失望?让维克托对自己失望,还真是件罪大恶极的事情呢。

维克托到底为什么要走下他的神坛,来拥抱渺小如尘埃的自己?

白玉盘,夜未央。朔风起,人不寐。

——

*GOE:花样滑冰技术动作执行等级,从-3到3.

*花滑六种基本跳跃:阿克塞尔跳(A)、后内点冰跳(F)、后外点冰跳(T)、后内结环跳(S)、后外结环跳(Lo)、勾手跳(Lz). 比较懒以后就只打字母了...

【维勇/预告】无为在歧路 300917

无为在歧路

东方有美人名“朝云”,苏杭名伎也。年方豆蔻,面容姣好,长歌善舞,温润如水。夫子谓其曰:“淡妆浓抹总相宜”。是年,侍于夫子妻。学于夫子,逐显其才。不谙世事,不合入时宜者,甚得夫子心。年十八,纳为侍妾。惺惺相惜,荣辱与共;朝兴夕归,不离不弃。又十六载,疾不愈,佳人去。夫子题之:浮屠是瞻,伽蓝是依,如汝宿心,唯佛是归。

 



与其说是引子,其实也是想开这个坑最初的来源,前期剧情与引子无关,不懂完全可以忽略。

不知道能写多久,也不知道会有多长,存稿不超过三章基本边写边更。预计明后天码完第一章开更,高三党更速难以保证[一周回家一天手稿写完了没空打sad]

小透明首坑,有不足请见谅,欢迎捉虫。剩下首更再碎碎念吧。

五天很长五天很短 五天里我们是叱咤风云的外交官 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入戏太深  五天之后 我们还是那些个可怜的小孩 梦比天高却羽翼单薄 太清楚自己的渺小 太清楚自己所仰望的是什么 太清楚梦的遥不可及 大概是每个模联人都有的伤感 从会场回到家 从外交官变回那个死小孩 被心理的落差砸地不知所措
DAIS李说,不论明天怎样,请记住你们都是最棒的。
DAIS陈说,我在模联的日子快到头了,我从未后悔在这里,从未后悔遇见你们。
DAIS刘说,希望所有人自己将来都能为社会做点什么。
DAIS张说,希望这里,成为你们与世界相识的开始。
THANK YOU CHAIR AND THANK YOU ALL.
YOU ARE HEARING FROM THE DELEGATE OF ICOMOS.

“今晚干点啥?”
“总裁。”
“那可能就是个被动句了。”
"WHAT WILL YOU BE DONE TONIGHT?"
    from我和基友的脑残日常
——
btw今天的六只依旧很爱孙总裁

刚补完全程☞好气哦可还是保持微笑☜ 还是要客观点写个剧评宝宝真要做不到了呢【手动微笑】已经被军服包+西装包的美貌蒙蔽了双眼

You've said the sun is beautiful, and the pain will go.

如果那天
天不那么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