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兮裁之

一介草民

已婚蓝散求黑散(?)

花逾燃.:

「柚天的衣柜」群宣。
如您所见,柚天考斯滕语c.
欢迎大家打开衣柜门。

--------.
甜腻的蛋糕香味在推门刹那扑鼻而来,屋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分外热闹。你顺着目光望进屋内,四处挂满各色彩带与气球,餐厅里木桌中央放着奶油蛋糕,几根未燃蜡烛立着似在等待着什么人。
各自忙活手里事或熟悉或陌生的人纷纷转头看向门口,看见拖着行李箱的你先是一愣回过神放下手中物件簇拥而来。
“欢迎回家。”
不同声线汇在一起意外和谐,声音中或有羞涩卡顿也有兴奋昂扬。你看着眼前与你相似或不同的面庞自然站成小弧线迎接你,放下久未归家的局促,真正扬起舒心笑容。
“--我回来了。”

-------.

*冷圈中的冷圈,要求不高了解羽生结弦和金博洋并能吃得下他们的cp就OK.不禁白,只要认真好学,我们欢迎白。
*这个圈比较特殊之前一系列事真的被搞怕了,来搞事的确没什么必要。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二维码进审核需回答几个他俩相关的问题,过了的话管理会拉你进群。
*群里柚天考斯滕拟人设定,各家考斯滕长相相似。
*自由恋爱没有官配皮一说。
群里已婚蓝散(。)想要个黑散一起皮,叙一想要伴侣。

*恭迎各位请踊跃入柜(?)

记一个三百年也不一定能写的脑坑

看完动物世界的激情脑坑+想看霸道总裁你天
《动物世界》游戏规则
→霸道总裁你天总
→富二代师兄你费总
→柚子赌场打工(?)的穷学生,智商超高看多了会算牌,因为长得好看又聪明被费总看上带回家,结果个性太强不满费总什么都控制自己,大吵一架宁可毁约负债逃走,结果被送上船玩游戏。
船上方载的一堆大富豪,看游戏赌钱等等,天总和费总都在,柚子算牌带着队友玩的666结果最后因为队友忘恩负义进了小黑屋,目睹全程的天总觉得柚子很有意思于是大手笔把柚子买出来。
结果却遭【反攻】的故事。

微海牛/天柚,但柚子反!攻!成!功!【师兄跑个龙套】
以下几个想象的小段留一下,全文不知道我这辣鸡文笔能不能磨出来,如果有太太想领走梗那么肥肠感谢】

——————————
“哟,这不是费总家的小金丝雀吗?怎么回事啊费总?”“这么好看的孩子你也舍得扔进来啊?”“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孩子。”

费尔南德兹笑了笑,抿一口酒,“有些不听话罢了。”

——

“三十万——HE WILL”

“天总敢这么大手笔,那我也该陪一下的,三十万——HE WILL”

——

羽生结弦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对着墙角的摄像头微微一笑,举起手里的牌轻贴额头,像是在给什么人致意,“Good evening,Javier Fernández.”

——

“这小子,牌是算的很准,只可惜——他算不对人心。”

“恰恰相反,他猜到了我在这。”

——

“非常漂亮!漫长而又刺激的游戏终于迎来了结局,还有最后一分钟,各位大人,我想我们可以结算了。”

“Wait, (等等)”

“There's your kid, (里面有你的人)”金博洋眯着眼睛肯定地说,放下酒杯抹了一下唇,伸出三根手指停在空中,

“Three million, I want him.(三百万,我要他)”

——

“你花了三百万买了我,我当然要服侍你开心。”

“那他们是不是没有告诉你,我本来还可以净赚三百万,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个费尔南德兹。”

【柚天】在羽生的衣柜里醒来(六)

大家好
n个月不见我这次终于是正儿八经来更文了  感谢还在看的大兄弟们
圈地自萌 人设属于二位 ooc属于我 勿升真人
+柚子考斯滕拟人x天天
+文笔感人多包涵谢谢各位x

19.

遥远的雨幕中出现三个人影,渐渐走近,才看得清三人完全不受狂风暴雨的影响,像斜刀锋切开水幕,雨点对三人避之不及。

为首的那人一身狩装,折扇半掩面,更衬的一双丹凤眼分外精明。

“哦呀哦呀,又见面了我的小可爱。”晴明收了折扇,对着雨里的叙一笑道。“有人说过你这样子特别迷人吗?”

雨淋透了叙一的衬衫黏在肌肉线条分明的身上,新落的雨滴顺着成缕的发丝流过脸庞,听不见地滴答一声坠落,在衣褶里和雨水混成一股溪流涓涓流下,再嘭的一声溅出慢镜头下皇冠状的水花。丘比特以此加冕,而连朱庇特也无法逃脱他的魔法。

叙一的语气里有着似乎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老成和坦然,缓慢地,一字一句的说道,“收手吧晴明,这些从一开始就是错误。

“你爱他又怎样,他爱你吗?

“他爱你又怎样,你们会在一起吗?

“在一起又怎样,我们都知道这世界的恶意总有一天会把你们拆散,并且不会善罢甘休。

“也许你我不在乎,但是博洋呢?

“不是每个人做好了一生悬命的准备,你我有时候都太自私了。”

狐狸眼眯成了一条缝,折扇点在唇中央,看着那人许久,却是笑了,“自私?人都是自私的。我自私地想和他在一起,而你自私的不想面对那些流言蜚语。”

“那对他来说是伤害。”

“不,那会由两个人一起承担,”急不可耐开口地是SEIMEI背后的朱丽叶*。上前一步罗密欧有些郑重地牵起了朱丽叶的手,“那种失去后才追悔莫及的痛苦,我不想有人再忍受,经历过就会知道它远比那些流言更消磨人,他不会随时间流走,反而愈刻愈深。他和他不应该是在某天回忆起对方的时候,只有后悔了错过。”

“他们都是勇敢的人,我想比起流言蜚语和恶意中伤,更会令他们后悔的是错过。”

“你没有经历过所以你不明白。你是肖邦的英雄不懂莎士比亚笔下流出爱恨悲剧。”

“但你的英雄主义也一定不是逃避。逃避自我和外界。”

是在逃避吗——?

看着博洋一路开车溅起水花从他身边冲过,所过之处留下两条淡淡的痕迹,叙一盯着越来越远的车重新思绪回到了整个问题的起点,什么是爱?

“如果得到和得不到都是痛苦的,那么前者至少还可以得到除了痛苦以外的。”声音在耳边突然出现,叙一猛的扭头看到举着雨伞一身正装立在自己身旁的巴散,目光透过薄薄的眼镜片同样看着博洋远去的方向,说出的话却让叙一不能理解。

“抱歉叙一,如果哪一天博洋发觉我们之间的这种情愫就是爱,却为时已晚,那会是双倍的痛苦,作为一个爱他的人我不能接受;”巴散转过头来看着叙一的眼睛,“但如果手拉手走出来,我们会一起承担一份风雨。”

“够了。”金边的眼镜片似是在反光,那光直刺叙一的大脑让他一阵头痛,毫不畏惧的跟巴散对视,“巴散没想到啊,我是真的不能相信你。这么正式的出现,是为了来看我失败出样的吗?”

“不是哦,”微微一笑又转回头去,“过去的羽生和博洋,马上就要消失了,我是来送别的。”

20.

车里的金博洋隐隐约约看见远处的三个身影,为首的再熟悉不过——SEIMEI。

抬起袖子抹去玻璃上的雾气,金博洋看着被雨淋透的叙一,在他转身走开的时候开始疯狂拍打着玻璃。他不知道在这里他们之间会不会互相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但这打架一般的架势还1v3是万万不可的。

“天天?天天? ....天天!”隐隐约约听到密闭的空间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叫自己,金博洋的动作渐渐停下来,一动不动听着声音的来源,缓缓转头却在后座上寻不到任何东西。他张口想试着回应一下,却又被打断。

“是我幻花,谢天谢地你终于听见我叫你了,叙一看来是遇上点小麻烦了,按我说的做我带你走。”

听到是幻花,金博洋跌回驾驶座上,静静地坐着放空了几秒,之后试探性的叫道,“幻花...?”

“嗯?我能听见。”幻化的声音又变得不紧不慢。

“他们不会有事吧?”

“如果你指的是对面三个,肯定不会的;但如果你指的是我那个泡在雨里的蠢哥哥,这就比较难说了——感冒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噗哧,”被幻花一说突然逗笑了,刚刚紧绷的神经也缓和下来,“谢谢你。”

“谢就不用了,赶紧走吧,要不动作太慢回去叙一又要说我。”幻花催促着他。

“上哪啊?”车里驾驶座上的金博洋手刚刚握住方向盘却迷茫地发现没有目的地。

“...不好意思,往前开。”

“哦。”

车身歪歪扭扭了几下而后找到了方向,一踩油门前冲带起一片水花,金博洋瞥了一眼后视镜里远处的叙一,却突然发现他旁边又多了个打着伞的人影。明明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却莫名觉得刚才那一眼,他在通过后视镜和自己对视。

“别乱看。”

------------------tbc---------------
*朱丽叶:指罗朱2.0,婚纱套嘛,就一直管1.0叫罗密欧2.0叫朱丽叶了

下章差不多就完结啦【撒花预备】

梅娃确定转到蟋蟀组跟bo了!!!嗷呜!

被佟健和粉们秀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滑第一段子手颁给您

CWW结束了,所有人都很享受这三天吧,牛自己大概也是吧
一年多了,我也远远算不上老粉,牛身上还有太多我需要了解需要学习的
看采访也有些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有些dw狠怼cp粉了
所以还是回到cp最基本的原则,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
我们也都爱他和他们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放几张比较喜欢的自截♡
【有点胡言乱语了】

wb前排repo说今天有巴散
感觉自己激动到模糊 但为什么到现在连一张新闻图都没有啊(*꒦ິ⌓꒦ີ)

我要升天了!!
牛今天穿的黑散啊!!巴散本命啊!
国内留守高三狗简直心态崩了
47天有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等等我突然冒出来一个梗,柚天两个纤细少年或许可互穿考斯滕?( ͡° ͜ʖ ͡°)

【柚天】博洋和七个小矮人

+圈地自萌 OOC预警
+作者脑子有坑系列
+我要给樱花妹的童话换个he的结局

在故事开始时,隔壁老王趴在冰场的挡板边,看着手上因干燥起的倒刺,心一横,眼一闭,手一动。

嘶,疼。

一滴鲜血滴落在洁白冰面上。老王欣赏着颜色的混合变化,对自己说:“哦,我多么希望我有一个后辈,皮肤像冰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还喜欢小猪佩奇”。【我也不知道老王多大凑合看吧这不是重点】

不久之后,老王认识了一个叫博洋的后辈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还喜欢小猪佩奇。他们私下管他叫天天,但不久之后,老王离却意外离开了哈尔滨。

经过一年之后,哈尔滨冰场迎来了一位新的花滑名将——科尔雅达,他拥有非常高远飘的四辣子,但是他目空一切,非常骄傲。

科尔雅达拥有一个神奇的魔镜,每天早上他问:“魔镜在我手,谁拥有这块冰场上最漂亮的四辣子?”魔镜总是回答说:“我的鸭鸭,这片冰场上你是最棒的四辣子拥有者。”

科尔雅达总是感到很高兴,因为魔镜从来没有撒谎。但是,当博洋升到成年组,他的四辣子首秀就被羽生夸上了天。

当科尔雅达问他的镜子,它回答:“我的鸭鸭,你的四辣子是这里最高远飘的。但博洋四辣子的稳定性比你高一千倍。”

科尔雅达很震惊,他的脸因为生气变得又绿又黄,内心充满嫉妒,从那一刻他的心开始反感白博洋。嫉妒和骄傲,像杂一般在他的内心生长,让他彻夜难眠。

科尔雅达命令阿利耶夫把博洋带到西伯利亚的深处让他不能再参加比赛。他要求阿利耶夫带回博洋的冰刀和银行卡,以证明博洋再也没有冰刀也没有钱买。

阿利耶夫将博洋带到西伯利亚,但当他逼迫博洋交出东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无法下狠心再也不让他滑冰。

博洋看见了阿利耶夫的动摇,于是开始卖萌:“亲爱的阿狸呀,憋都给我拿走!我自己不参加大赛了还不行吗,憋拿走我的刀,我还得商演挣钱!”

于是博洋的迷弟阿利耶夫拿着博洋的卡又买了一对新的冰刀交给了科尔雅达。

蜿蜒穿过西伯利亚后数日,博洋终于找到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女儿正要到名古屋读大学,于是他央求跟着一起飞去了日本。

到了名古屋,不会日语的博洋,意外的发现一个属于宇野昌磨的小小小小小小别墅。因为没有人在家,他吃一些饭,喝了点酒,然后拼起了所有的沙发和床和桌子。最后拼起的床足够让他舒适躺下,他就在床上睡着了。

当宇野昌磨回家时,他们立即就能知道有人偷偷潜入的,因为家里的一切都是一团糟。不动声色的思考是谁偷偷潜入了自己的家,最后发现熟睡的博洋。

这时博洋醒来了,对他解释发生了什么事,宇野昌磨怜悯地看着他,说:“如果你能保持门外那片冰场的整洁,浇冰,打扫地面,磨冰刀,维护设备,并使别墅里的一切干净有序,你就可以和我住在一起,我能保证你下个赛季还能比赛。” 但他们警告他独自在家时不准乱跑,上冰不要受伤,也不要相信其他来找他的选手。

与此同时,科尔雅达再次问他的镜子:“魔镜在我手,谁的四辣子是这块土地上最漂亮的?”镜子回答说:“我的鸭鸭,你的四辣子是这里最美丽的。但远在日本宇野昌磨家的博洋跳出的四辣子比你的优雅几千倍。”

科尔雅达惊恐地得知阿利耶夫已经背叛了他,博洋还在滑冰。他思考着如何骗过博洋。

然后,他把自己乔装成一个宇野昌磨的粉丝。科尔雅达飞到日本,找到宇野的别墅,声称自己能提供色彩鲜艳,结实牢固的刀套,并说服博洋选取了最好的一对作为礼物。

然后科尔雅达把这对黏了胶水的刀套紧紧箍在了博洋的冰鞋上,博洋拿不下刀套没法滑冰,还在旱地来了个平地摔。宇野昌磨回来时发现了这一情况,卸下了粘在一起的刀和刀套,并把自己备用的冰刀借给了博洋。

第二天早上科尔雅达询问他的镜子,镜子再次说明了博洋依然在练习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科尔雅达的震惊和愤怒几乎让他的心脏停止跳动。

为了确保这次万无一失,科尔雅达偷偷学习了最古老神秘的东方力量,带着一碗能让人失去记忆的海鲜泡面并伪装成一个推销员,他找到了博洋。

在异国他乡博洋并不觉得这里的泡面会比家乡的好吃,他首先是不愿接受的,但那香气勾引着他的胃。好久没有尝到泡面的他的胃先屈服了。

博洋刚刚咬了一口就不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吃眼前人的泡面,他赶走了陌生的科尔雅达,科尔雅达终于取得了胜利。博洋什么都不记得了,博洋会忘了花滑。

当宇野昌磨回到了别墅,发现自己无法唤醒博洋的记忆,因为他们无法找到博洋突然失忆的原因,只能认为他已经不再能够比赛了,宇野无法承受要失去这位从青年组跟自己相爱相杀的同辈,便让他专门负责冰场的日常工作,每天能够看到他。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天羽生结弦来到了宇野家的冰场,发现了坐在柜台后的博洋。他大步跨到他面前,却被宇野告知博洋失去了记忆,再也跳不出他最喜欢的四辣子了。羽生悲痛,但他说他不能没有博洋。

宇野昌磨感动于前辈对博洋的深情,也吃够了狗粮,他让羽生把博洋带回了多伦多。

博洋和羽生一起坐飞机回多伦多的半途,由于气流造成的巨大颠簸,博洋晕机了。下飞机后他在机场的洗手间狂吐不止。这样的呕吐也使那口有毒的泡面被呕了出来。博洋恢复了记忆。

看着恢复的博洋,羽生喜出望外,随后声明他对他的爱不仅在他的跳跃和滑冰,还有博洋本人,于是他们在一起了,成了蟋蟀俱乐部甜蜜的一对。

新的赛季到来了,大奖赛选站近在眼前,科尔雅达相信博洋已经不能够再参加大奖赛了,他再问神奇的镜子,谁是最漂亮的四辣子跳跃拥有者。

镜子说:“你,我的鸭鸭,是很有能力的。但羽生结弦那位年轻的恋人能跳出比你美一千倍的四辣子。

这难以置信的消息让科尔雅达惊骇万分,他中充满了恐惧和怀疑。对于中国杯的比赛,他犹疑了很久,最终决定去。

因为不曾知道羽生的恋人是被他敢进西伯利亚的博洋,中国杯第一次非公训上冰的时候,同时看到博洋和揽着他的羽生结弦,科尔雅达心里充满了最深的恐惧。当他意识到最后的真相时,已经无法逃走了。

作为对他试图伤害博洋的惩罚,羽生结弦把科尔雅达的技能点一点一点地重新乱排,直到科尔雅达四辣子的成功率再也超不过10%。

-----------END-----------

我对不起鸭鸭我错了鸭鸭别打我我对鸭鸭没有意见鸭鸭非常可爱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鸭黑谁让能跟天天四辣子互怼的只有你鸭鸭...
白雪公主百度百科复制粘贴改细节,如果涉及版权之类的你们说我就删.

【柚天】社会我天总,羽生梦里疯

+圈地自萌 人设属于二位 ooc属于我 勿升真人
+无脑剧情系列
+平昌正赛后时间线
+墙裂推荐配合网易云社会摇mv食用更有趣

“Now on the ice, Men's forth place, Boyang Jin from China.”

晚宴和表演滑总是十分令人愉悦的,比如现在 羽生就在场边等期待着博洋的表演。

被广播点到名字的金博洋在场边先学着自家偶像摸了摸冰面,才一蹬冰滑到了冰场中央。还不忘冲着羽生在的那片比了个小蜘蛛。

身在暗处的羽生也回了一个小蜘蛛,虽然知道冰上的快被灯光晃瞎的博洋一定看不见。

嗯嗯??等等,博洋这是什么打扮?舞台上亮橘色的西装让羽生不禁想起那年大明湖畔的荧光绿。博洋这么喜欢亮色吗?果然是我跟不上年轻人的审美了吗,还是回去问问昌磨吧...不过大背头耳钉还是很帅的啊。

伴随着音乐,歌曲从念白开始,虽然听不大懂念了些什么,但好像很深沉的样子。

伴随着低沉的男声念白,金博洋从初动作的半跪低头抬起头来,手心向外五指张开从面前缓缓划过,睁眼,好像蒙面的大侠解开眼前的蒙布。噫,中二病的气息。

接着双手上举,好像接住什么从天而降的东西,又好像想要拥抱缥缈的天空。之后金博洋弯腰,低着头,双臂向前,对,是祈祷。

音乐突转,深沉之后竟是...一串电音?

すごい(好厉害)...羽生不禁感叹道,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吗?

随着电音伴奏和激情社会摇,金博洋和那身橘红色的西装在冰面上扭动起来,奥...奥特曼?太极拳?这啥...等等这不是我记者会上比的那个叉?

全程跟观众席互动的金博洋很快就带起了气氛,会场里一起鼓掌打起节拍,喂喂,不过打节拍就算了,场边的那个羽生同学你跟着扭起来是怎么回事啊?

羽生结弦用几天前刚拿到的那块金牌发誓,他真的只是跟着音乐抖起来的,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骚橘色的魔性节目。

特别是这个直冲冲朝着他方向来的拖刀,配上小蜘蛛手势。嘶——辣眼睛。羽生收回刚刚他对这是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猜测。

不算完。

小牛仔式挫冰接捂脸甩手原地蹦,羽生觉得后边这个好像在戈米沙推荐给自己的某个视频软件上见过博洋跳过【旁友,抖音了解一下】。只是配上这身衣服,对,还是这身衣服的错,他觉得此刻的Quad King像一只在冰面上疯狂蹦迪的熟皮皮虾。

皮皮虾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蹦迪,并且意识到自己点给跳跃的技能点不该这么用,于是加速,向后助滑,右刀齿点冰,左后外刃起跳——感谢上帝,一个完美的勾——啪。

四周小王子以一个完美的存周落冰接屁股滑出接屁股旋转,错过了本来应该掏出墨镜戴好,一手撩发,一手扶胯的帅气结束动作。

羽生扶额,我那么多教科书级救场这孩子是一个都没看过吗?难道这是所谓三十六计,卖萌最高?

羽生摇摇头,有些无奈的撇撇嘴,抬头看见金博洋行完了礼,一脸荡漾的冲自己奔过来。等等我什么时候乾坤大挪移到出口的?我没动啊刚刚?脑内的疑惑加惊恐在看到熟皮皮虾猛的跃起从冰上扑向自己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羽生最后只看到了在面前无限放大的橘红色,感受到自己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好像还有自己惊恐的尖叫,然后眼前一黑。

:)

“啊——”羽生惊叫着一个鲤鱼打挺就从被子翻出来。还好还好,是梦,看着周围白花花的酒店标配床单被罩,他长舒一口气。

“前辈?”宇野在厕所听到惊叫,牙刷还叼在嘴里,就跑出来看自家前辈到底怎么了,这么宝贵一个羽生前辈可千万别出事,“前辈你没事吧?”

“是哮喘犯了吗?我去叫队医。”宇野看着前辈在床上大喘气不自觉的想到了前辈的哮喘,虽然他没得过也不知道为什么睡觉会睡到哮喘,但管他呢没有什么是一个队医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一队。

“不,回来昌磨我没事,”看着宇野满口牙膏就准备往外跑,羽生赶紧叫住,“噩梦罢了没事的。”

是的。噩梦而已,怎么能吓倒我们伟大的奥运冠军。冠军先生只不过默默地在心里的小本本记下:一会儿要问一下博洋的表演滑是什么。

-----------END----------

放个有关天总社会摇哈哈哈,写的时候网易云那个mv看了n遍,文笔渣写不出来感觉的话大家手动网易云一下社会摇的mv,肥肠感谢各位23333

以及,我该更衣柜了,但dw那事让我陷入了沉思,衣柜再往下更就是有关生老病死,我不大确定到底要不要这条线走下去,等我想明白再更先一放。

不过这两天还有几个日常的脑洞hhh先更先看着(ˊ˘ˋ*)♡